天气网提供全国国内城市天气预报,旅游景点天气预报,国际城市天气预报以及历史天气预报查询
当前所在位置 : 天气网 天气生活 热点 正文

​女子5年第5次离婚诉讼开庭是怎么回事 女子5年第5次离婚诉讼开庭具体情况

2021-04-30  来源:  【字体:  

从2016年第一次起诉离婚至今,湖南80后女子宁顺花先后4次起诉离婚,但均未如愿。第五次起诉于4月30日,也就是今天开庭了。具体女子5年第5次离婚诉讼开庭是怎么回事?一起来了解女子5年第5次离婚诉讼开庭具体情况。

女子5年第5次离婚诉讼开庭是怎么回事

​女子5年第5次离婚诉讼开庭是怎么回事 女子5年第5次离婚诉讼开庭具体情况

自2016年12月起,湖南女子宁顺花五年内已先后5次起诉离婚,前4次均遭驳回。2021年3月3日,她第5次向衡阳县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该案将于4月30日上午在湖南省衡阳县开庭。宁顺花从未想到过,离婚成了她生活中的头等大事。虽然这些行为在常人看来可能有些不解,但宁顺花却坚称这是自己最大的心愿。此次,宁顺花将会与两名代理律师及家人一起参加庭审,她希望法院能够当场判决离婚。

五年起诉五次的离婚风波

今年33岁的宁顺花是湖南衡阳井头镇人,16岁初中毕业后,她选择了去广东打工。据宁顺花自述,2015年12月经媒人介绍与同村的陈定华确定恋爱关系,并于2016年6月登记结婚。婚前,陈定华告诉她自己在一个厂里投资,并且有个不错的职位,对她也颇为上心。但她并未想到,这段婚姻是她不幸生活的开始。

在宁顺花看来,婚后的陈定华像变了一个人,她将婚前陈定华示好行为归结为“演戏”。“他习惯性地指手画脚,像老板指挥他的员工一样让我做这做那。赌博、家暴这种行为他婚后就暴露了,而且暴露得很快。”宁顺花回忆道,婚后她发现陈定华赌钱,两人因此经常吵架,但陈定华每次都保证自己不会再赌,但后来宁顺花发现他依旧在赌博,两人的争执也由一开始的吵架就变成了动手推搡和扇耳光。

两人闹得最严重的一次,是2016年11月13日自己离家出走的那天,坐在开往广东的火车上,宁顺花开始考虑自己婚姻问题,“领证之后并没有感觉到是真正的夫妻,赌博、家暴都是改不掉的问题。”2016年12月,两人登记结婚还不足半年,宁顺花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向衡阳县人民法院起诉离婚。但当月27日,衡阳县人民法院驳回了宁顺花的离婚诉求,理由为原告提出离婚,但未向法院提供确凿可信的证据证实夫妻感情破裂。

宁顺花表示,在起诉离婚后,自己和家人会收到陈定华的恐吓和威胁短信,内容多为“我不可能让你好过”“至于代价你及你家日后会深深体会到的”“离婚会闹得天翻地覆”。被威胁的宁顺花感到害怕,但她知道,自己结婚错了一时,但不能错一辈子,这个婚一定要离。

于是,2017年7月宁顺花再次向衡阳县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起诉后的第二天,陈定华和宁顺花发生了争执,宁顺花情急之下打了陈定华两个耳光。等她返程离开后,陈定华对动手打伤了她父亲宁明忠的左眼,两家人闹得不愉快,宁顺花因打了陈定华两个耳光被公安局拘留了三日,陈定华也因为打伤宁明忠拘留了五日。

​女子5年第5次离婚诉讼开庭是怎么回事 女子5年第5次离婚诉讼开庭具体情况

同年12月,法院再次驳回了宁顺花的离婚诉求。判决书显示,陈定华出具证据称,2017年2月、6月,其两次为宁顺花手机充值,双方存在微信联络,宁顺花给陈定华发了一些“我想你”之类的话;2017年8月7日至9日,原、被告在深圳市维也纳酒店开房入住2天。针对开房和聊天记录,宁顺花在法庭上提出异议,但法院因没有提供反证并未采纳。

此后,2018年10月22日和2019年3月26日宁顺花向衡阳县法院起诉离婚,但均被法院驳回。在此期间,陈定华对宁顺花实施了暴力,并且砸了代理律师的车,威胁法官和办案人员。在宁顺花提供的一份法医鉴定报告上显示,宁顺花的面部、脖子有血痕,膝盖有血肿。“提起他来我就觉得恐惧,他有很强的控制欲和占有欲。”在宁顺花看来,陈定华打她的父亲和弟弟,目的就是让她不要起诉离婚。但越是这样,越让宁顺花觉得恐惧,陈定华甚至会在每次开庭时公开说,谁若是判决离婚,自己就和谁没完,一定会报复之类的话。

据宁顺花提供的《衡阳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该院曾于2019年12月和2020年6月两次向宁顺花发出人身保护令。但2020年8月5日,衡阳县人民法院以“为保障家庭稳定和社会和谐,以不离婚更为适宜”为由,第四次驳回了宁顺花的离婚诉求。

“我觉得人生中做的最错误的决定就是结这个婚。”宁顺花和记者交谈的语气明显高了几分。在她看来,每一次起诉离婚后的陈定华,都更像是暴力升级,自己丝毫没有感受到和好意向,让她每次离婚的想法更加坚定。

陈定华曾经在村里发悔过书

自实名站在公众面前坚持要离婚后,宁顺花的离婚事件在网络上持续引发关注。两人的老家——距离衡阳县城40多公里的小岭村也起了一些波澜。村子就这么大,一提到他俩都能说上两句。4月29日,当记者来到村里,一位村民提到“闹得那么大,谁还不晓得他俩离婚的事”。

宁顺花和陈定华是同村人,隔着村里一片水田望去,就能看到对方的家,两家走路也不过五六分钟的路程。宁顺花的老家是三层小楼,院里还有盖了一半闲置的院墙,但房屋大门紧闭。据同组的一位村民讲,宁顺花的母亲去世得早,如今只有父亲住在村子里,前几天被儿子接到长沙去住了。

原本平静的村子,因为两人离婚的事变得热闹了起来,村民们饭后茶余闲谈时,也会说上几嘴。但好几位村民向记者表示,在村里大家还是比较认可陈定华的。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早年陈定华外出打工,每次回来都会看望街里街坊,跟大家打招呼聊聊天,所以大家眼中,陈定华并不是那么坏的人。

宁顺花的一位本家人告诉记者,宁顺花和陈定华两人住在同村,一个在新塘冲组,另一个在王家湾组。村子不大,两家距离不远,两人年龄相差也不大,自然都会认识,“说结婚前不认识谁又能相信呢,大家都在一个村子里,甚至他们隔着田打个招呼都能看见的。”

村里人眼中的陈定华彷佛更像是个痴情的人。村民中流传着他为宁顺花花了十多万块钱买钻戒,在县城里买婚房,还花了一大笔钱装修房子等诸多故事,“你说,如果他不喜欢她,没有感情,会给她买那么贵的戒指吗?”陈定华的邻居说道,陈定华很喜欢宁顺花,村里好多人都知道。

大家认为陈定华对宁顺花执着,是因为大部分村民都收到过他在村里发的悔过书。一位村民回忆当时的情景:头天自己有事不在家,陈定华亲手将这份悔过书送到他手上,并在悔过书承诺自己再也不赌博,会改过自新,请求宁顺花的原谅。“但听说两人还是闹离婚,悔过书也没什么用。”也有人去劝陈定华,感情都到这种地步了,为何不放手呢?但陈定华不听劝,依旧坚持不和宁顺花离婚,不肯放手。

在这个偏僻小村的村民们看来,离婚是件大事,宁拆十座庙,也不能拆一桩婚。但两人这么闹下去,也有人试图给陈定华介绍别人认识,但陈定华既不听也不见。“陈定华这么坚持,两人为什么会弄到如此地步呢”,村里人也表示不解。

在陈定华对记者的介绍中,他和宁顺花的相识并不是始于2015年的媒人介绍。“我2007年就在火车上见到过她,当时想要追求她,但被她拒绝了。”陈定华认为,自己对宁顺花很好,在这段婚姻里自己付出了很多,有些人只是知道其中一部分。宁顺花提出离婚,让自己想不通,更觉得委屈。

​女子5年第5次离婚诉讼开庭是怎么回事 女子5年第5次离婚诉讼开庭具体情况

陈定华对自己嗜赌的说法并不认可,他告诉记者:“结婚之前她知道,她打牌还和我一起去过。”在他看来,这是宁顺花离婚的借口,宁顺花提出离婚是因为家里搞装修,这是她的出发点。

他向记者承认了自己威胁宁顺花和她的弟弟的行为,但他表示自己是为了让宁顺花和自己和好。“我一开始也是低头认错,妥协去找她,但都没有用。”为了让宁顺花有所顾虑,让她回头,他才采取了这种办法。

离婚拉锯战

自己的离婚故事引发关注后,宁顺花身边突然多了一些人,有一些很久没联系过的同学会来问这个人是不是她,身边熟悉她的朋友听到她的声音就能猜出来。大家慰问过后都会感叹一句,“这些年你过得不容易。”但宁顺花认为,这些年怕不是“不容易”这么简单,她在陈定华身上,看到了超乎常人的控制欲,听到了不堪入耳的咒骂,还有自己及家人的身体之痛。

“他是一个易怒易暴的人,常人肯定是不能理解的。”宁顺花顿了顿,又坚定地说,“我觉得我还算一个正常人”。由于前几次庭审过后遭到陈定华的骚扰和恐吓,再加上父亲、弟弟及辩护律师都因其受过伤害,这次参加庭审的宁顺花变得更小心和谨慎了些:庭审前律师的身份和自己的行程对外保密,出庭审理将由家人陪同。

此次起诉离婚,宁顺花带上了陈定华送她的钻戒和项链,还有写着两人名字的房产证,“我要归还他的东西,也不想要他的任何一件东西。”宁顺花急切地想要处理完关于陈定华的一切,尤其是金钱纠葛。

30日即将开庭,宁顺花期待着新的庭审结果,“我以前觉得这辈子都离不了这个婚了,但是经过这么多人关注,我觉得还是有一定的希望的。”但她也有些紧张,“我希望是当场判决离婚。但要是没办法判决,我还是会坚持上诉。”尽管自己会害怕,但宁顺花仍会选择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和家人。

宁顺花的律师也表示,此次出庭将会提供新的证据。宁顺花将会提供自己在广东长期居住证明,以证明两人分居状态超过四年,按照新颁布民法典的相关规定,加上之前提供的一些证据,此次离婚还是有胜算的。

而另一边,陈定华则表示这次判离婚的可能会很大,但如果两人离婚自己将于心不甘。“离了婚,两个人都没有好下场。这个在法院我当着大家的面也说过,两个人都不会有好下场。”陈定华对记者说。面对离婚,陈定华依旧斩钉截铁地表示自己不会放手。但对于此次庭审是否出庭,他表示还没决定好。

阅读全文

热点推荐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