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网提全国国内城市天气预报,旅游景点天气预报,国际城市天气预报以及历史天气预报查询
当前位置:天气+ > 天气新闻 > 正文

北京雾霾何时了?“APEC蓝”成为历史?

2014-12-03  来源:天气网  【字体:  

 北京雾霾何时了?“APEC蓝”成为历史?

11月“APEC蓝”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在享受一周无污染后北京市民更加期待加快雾霾治理,但北京雾霾何时才能了?“APEC蓝”是否会成为历史?

在“APEC蓝”后北京雾霾再度卷土重来,AQI(空气质量指数)接连破百。在启动供暖之后,滚滚的白烟从供热公司一排排烟囱冒出,要温暖还是要洁净?成为这个北方大都会的两难选择。

促使雾霾天回归的,绝对不仅仅是暖气,11月13日,APEC期间单双号限行解禁,北京市区车流量出现井喷,北四环出城方向的道路堵得水泄不通,在京密路的几个主要路口,过一个红绿灯就要花费近一个小时。据了解,堵车时因为汽油不完全燃烧造成的尾气排放污染物浓度比行进中还要高。

11月29日,北京持续雾霾

与此同时,北京及周边五省APEC期间停产、限产的1万多家企业和4万多个工地的复工也为雾霾的回归“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APEC期间可以蓝,为什么不能继续蓝?北京雾霾既然可以挥之即去,为什么政府不持续发力?

“APEC蓝”的背后

今年APEC期间,相较于北京市民眼中的天高云淡,整体减排过程之艰难却是超出想象。一言蔽之:北京及周边五省市,用几乎暂停一切社会活动的极端方式,才换来了APEC期间短暂的一场蓝天白云。

此次治理规格之高、措施之严厉可谓前所未有。这场由中央常委级领导亲自布置的“战役”早在一年之前就已打响,北京市配合环保部联合周边五省市去年就已着手编制保障方案。

为了保证11月8日的蓝天白云,早在11月4日,本次APEC空气质量保障专家组便开始会商。专家们一致认为,APEC期间北京和整个华北地区极容易出现静稳天气(重污染天气的一种,是指由于出现持续不利于扩散气象条件导致污染物大范围积累,最终可吸入颗粒物达到重污染水平),由于空气流动变慢,形成雾霾的概率很大。在这样的态势下,环保部门调整策略,自11月5日起开始督查各地情况,重点督查高架污染源和VOC(挥发性有机物)排放企业的管控。环保部副部长翟青还约谈了大唐、国电、中电投、神华等电力集团公司的负责人,要求他们降低落后机组发电负荷、加强环保设施运维管理、增进优质煤炭使用等多项措施,削减污染物排放。

与此同时,相关省份的减排措施又调高了一级。在11月7日,APEC召开前一天,河北省政府发布紧急通知,全省所有钢铁、焦化、水泥、玻璃等行业全部暂时停产;所有电力企业实施限产50%;所有工业企业涉VOC排放工序在保证生产安全情况下进行停产。天津市除提前关停计划内的6套机组外,额外关停1套30万千瓦机组,在运的18套机组全面加大喷氨量和燃用低硫煤,其中9套机组实现超低排放;21家VOC排放重点企业关停或加强治理。

来自环境保护部的数据显示,华北六省区市在会议期间实际停产企业9298家,限产企业3900家,停工工地4万余处,分别为预定方案的3.6倍、2.1倍、7.6倍。

在治理的同时,监督也刻不容缓。为了防止“应付差事”、“草草了事”现象出现,环保部派出了16个督查组深入华北六省区开展一线现场办公,通过夜间突击检查、晨间突查等方式进行不定时暗查、巡查,对相关单位进行24小时全天候监视。

付出总有回报。在环保部、各地政府、企业以及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APEC期间基本保证了二级良的空气质量。据北京环保局发布的对保障效果的初步评估,显示会议期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30%左右,其中,北京市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PM10、PM2.5、挥发性有机物“减排比例”分别达到54%、41%、68%、63%和35%左右。

作为本次APEC空气质量保障专家组成员之一,中国环科院副院长柴发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次APEC会议的保障措施再次表明,减排是个硬道理。习主席说是人努力、天帮忙,但靠天是靠不住的,主要还得靠人努力。”

治霾挑战知多少

经过此次APEC空气质量保卫战,尽管已经知晓减排是有效的治理办法,但以牺牲社会活动换取短暂的蓝天,终归不是长久之计。

相关研究资料显示,构成PM2.5颗粒物的成分较为复杂,按其来源,大体分为自然源和人为源两种。在学术上,人为源又分为一次气溶胶和二次气溶胶两种。目前来看,二次气溶胶的比重日渐增大,其主要成分为燃煤排放的二氧化硫、机动车排放的氮氧化物和人类活动产生的VOC,此三者即为当前减排的主要目标。

想彻底灭绝这三种颗粒绝非一朝一夕,甚至可以说,现阶段而言并没有多少胜利的把握。且不论全面治理所需的海量资金,单就技术能力和严格监督就绝非易事。寄希望于环保部及相关单位长久保持APEC期间的决心与力度,实难如愿——依靠非常措施维持个十天都已经算是竭尽全力,奢求于365天保持同一标准,可能性微乎其微。

依次分析构成二次气溶胶的三大主要成分——二氧化硫、氮氧化物、VOC。针对二氧化硫,我国在“十一五”期间,便已经实施了严格有效的脱硫政策,使发电行业的脱硫工作提前取得了质的飞跃。到“十一五”的倒数第二年(2009年),我国二氧化硫的排放量便已提前完成了消减10%的目标,而且还多消减了109万吨,使之回到了2005年左右的水平。这其中,火电行业功不可没,脱硫占总消减量的79%。

对于北京雾霾政府和企业的责任不可推卸,普通百姓也责无旁贷。比如机动车的减排,车辆的排放主要是油品、发动机技术以及后处理装置三方面。如果说前两者是石化企业和汽车生产商的责任,那么后处理装置的责任就应由普通个体承担。一个全新的三效催化转化器市场价约为1000多元,如果超过使用寿命(一般为16万公里)后不及时更换,排放的主要污染物就将远远超标。有研究人员做过专门试验,如果花1000多元换一个新的三效催化转化器,排放标准就会跟新车相差无几。但是在无强制力推行的前提下,又有几个人愿意为此花费1000多元?即便一些城市强制规定出租车要定期更换,仍有大量司机想方设法在验车时蒙混过关。

普及新能源汽车前景如何?

这更是一笔糊涂账。当前,虽有政府对购买新能源汽车提供补贴,数额也相当有诚意,但车辆的充电却成了难题——充电设备需要有固定、相对独立封闭的存车地点才能安装,在当前北京地区小区地下存车位售价普遍六位数起的现状下,新能源汽车的普及注定还很遥远。况且,小区存车位向业主出售,这一行为本身就存在争议,对这一问题的治理则又是一个庞杂的系统工程。

目前看来,现阶段我国的治霾工作,暂时只能以突击性的运动形式予以实现,若要获得长久的空气质量保障,资金、技术、制度等各方面均有待大幅度的改观。好在我们已经知晓了问题的原因及治理路径。APEC期间的联防联控,不仅给区域协同治理机制做了一次试验和演练,最重要的是向全社会传达了一个信息——雾霾并非不可战胜。在与雾霾的长期斗争中,不仅需要政府的智慧与手段,更需要社会上下形成高度一致的共识,以及坚定不移的信念,毕竟,这与每个人的生命健康息息相关。未来,我们期望“APEC蓝”仅成为历史资料中关于这个时代的一个注脚,而不是全社会的顾影自怜和集体自嘲。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